<meter id="66611"><u id="66611"></u></meter>

    1. <output id="66611"><video id="66611"></video></output>
    2. <output id="66611"><legend id="66611"></legend></output>
    3. 陪考父親背上“移動補給站”,八旬老兩口第三次來送考……直擊考點外的溫暖瞬間

      2022-06-07 21:33 大眾報業·半島新聞閱讀 (229062)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王磊 華敬方 孫靜

      一位父親,在即墨二中考點外拎個大背包,里邊有衣服、水果,還有水和食物,好似一個移動的“補給站”,只為了孩子考完“要啥有啥”;一對年近八旬的老人,守候在即墨一中考點外,他們說這已經是第三次送考了,希望能見到孩子,給孩子打打氣;還有一對“全職陪考”夫妻,請好假、穿好行頭,只為讓女兒考試時心里有底……

      7日,是2022年高考的頭一天,在即墨的高考考場上,考生們奮筆疾書;而在考場外,很多陪考的家長,用盡心思,只希望能為考生做好保障,考試中可以更好地發揮,取得更加理想的成績。

      一位父親的“移動補給站”

      三十多斤的大挎包,里面裝著衣服、水果、水、食物……在即墨二中考場門口,有這樣一位父親,不僅陪考,還要照顧孩子的飲食起居。6月7日下午,因為烈日炎炎,考場外并沒有上午般熙熙攘攘的家長在此等候。但是在門口北側的陰涼處,一位席地而坐的家長,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包里有很多孩子的換洗衣服,現在天熱,衣服要一天換一次,還有各種水果、水壺、食物……考完他想要什么,可以第一時間給到他。”通過聊天,記者得知,這位學生家長名叫于鑫仕,考場內正在考試的是于鑫仕家的二兒子于德昌。于鑫仕今年已經57歲了,說起于鑫仕手中的“大包”,于鑫仕擺擺手,“我有什么好采訪的,你再去找找別的家長,我干的活你也看到了,就在眼前”。低調不善于表達的于鑫仕,雖然嘴上說著拒絕記者,但是仍然同記者攀談起來。

      考生家長于先生和他的“移動補給站”

      原來,于鑫仕家住即墨鰲山衛神湯溝村,是一名地道的漁民,孩子在實驗高中讀書,一家人擔心孩子高考時仍住宿舍休息不好,于是趁休漁期清閑,他便擔任家里的“全職陪考”,“下午考完回家有30公里的路程,要開50分鐘車,東西帶的齊全,孩子在路上就不會渴著,不會餓著。”于鑫仕皮膚黝黑,說話總是板著臉,他告訴記者,平時和孩子交流不多,老大已經35歲左右了,上次陪孩子高考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在“業務”上,他可以說是一個“新手”。

      說是新手,但是聽于鑫仕說起這4天的行程安排,他可是一點都不含糊。“6號晚上住校,今天上午我在外面等他考試結束匯合,中午帶他到酒店午休,下午考試結束一起回鰲山衛,明天上午不考試,在家多休息,中午趕過來,下午考英語,后天一天不考試,但是10號要考一整天,所以后天晚上就要到附近住下。”

      于鑫仕告訴記者,孩子在高考前剛剛年滿18歲,是一名體育生,擅長的項目有很多,100米、200米短跑,跳遠,鉛球樣樣拿得出手,心儀的大學是魯東大學,高考結束后,于鑫仕想讓兒子找份工作,鍛煉自己,并表示,兒子想去哪個大學,想去哪玩,他都支持,“12年的‘硬仗’打完了,可以放松一下了。”

      一對八旬老人的“第三次陪考”

      在即墨一中考點外,有一對八旬老人,他們在下午3點鐘就來到了考點。“我外孫在這里考試,我也不知道幾點考完,就早點過來了。”老人說,他叫王思源,已經年近八旬,“我老伴的年齡跟我差不多,不過,她身體不如我好,走路不如我快。”

      老人說,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陪考了,“前兩次,分別是孫子和孫女,都是即墨一中畢業的,也都在即墨一中考試,這次輪到外孫了。”

      采訪中,老人開玩笑說,在送考這方面,他也算是“經驗豐富”了,“不過,這次送考跟之前不太一樣,上一次送考,還是在5年前,那時候沒有疫情,我和老伴都得提前好幾天準備好食譜、食材,讓孩子白天能吃好,晚上還得保證他們能休息好。”

      今年的高考,雖然老人也想像之前那樣,但是,因為疫情防控的需要,考生們都得服從統一安排。“這樣也挺好,起碼在學校吃得衛生,不會出現拉肚子什么的意外情況。”老人說,即便是這樣,他還是希望在孩子考完后,能見上孩子一面,“平常孩子住校,我只是偶爾會把孩子接回家,給孩子做點好吃的,現在只是為了給孩子打打氣。”

      說起孩子的成績,老人說,他并不是非常清楚,“不管成績好,還是成績一般,只要孩子能在考場上發揮出自己的水平就行了,不過,前兩次陪考,我的孫子和孫女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也都考上了大學,我相信,我外孫肯定也沒有問題。”

      說起未來幾天的考試,老人說,他還會過來陪考,“我就在附近住,中央公元C區,幾分鐘就走過來了。”

      一對“全職陪考”夫妻的“父母之心”

      在考點,還有一對精心準備前來陪考的夫妻,考生父親王先生穿一件紅色T恤,考生母親則特意穿了一件旗袍。

      “孩子在即墨二中上學,我們倆早就請好了假,一大早就來到了二中門口。”王先生說,因為疫情防控的原因,他們不能進到學校里邊,“孩子的考點在即墨一中,大巴進校園,直接把孩子從二中送到了一中考點,我們倆只是通過大巴的車窗,看到了孩子。”

      王先生說,雖然只是讓孩子隔著車窗看了一眼,他們也感覺值了,“我們家孩子是女孩,心思比較細,我擔心她進考場、出考場時,看到別的家長來了,我們沒來而心里不舒服。”

      王先生夫婦在考點外等待女兒出場

      考慮到下午出考場后,能和女兒見上一面,并聊上幾句,吃完午飯后,夫妻二人又來到了考點。“雖然幫不上什么忙,如果能讓孩子更踏實地考試,就是對孩子最大的支持。”王先生說,或許這就是“父母之心”,能讓孩子更好,父母做什么都愿意。

      對于女兒的考試,王先生說,他并沒有太多的擔心,“孩子想上師范大學,上高中時就定下了這個目標,她希望自己以后能當老師,成績考好了就上個好師范,成績考不太好,就上個一般的師范,讓孩子放輕松的同時,我們家長也得放松心態。”

      因為考試后,需要做核酸才能出校園,王先生的女兒排在了后邊,出來時,送考生回學校的大巴車已經啟動了。這也就意味著王先生打算“和孩子聊幾分鐘”的計劃落空了。“不要緊,簡單說幾句就行,孩子知道心里踏實就行了。”王先生說,希望孩子第二天考試能有個更好的發揮。

      一名“小小陪考員”送出的“高考禮物”

      6月7日下午,在即墨一中考點外,一位小小陪考員吸引了記者的注意。這位身穿紅白短袖,頭戴遮陽帽,背著小書包的小小陪考員名叫騰騰,是一位幼兒園大班的小朋友。“別看他個頭挺高,其實還是個幼兒園的小朋友。”騰騰的媽媽張女士說,“今天是他哥哥高考第一天,他知道后嚷著要來給哥哥加油,正好我的工作時間也比較自由,他幼兒園放學后我就帶著孩子一起來了。”

      騰騰展示自己給哥哥的禮物

      說著,騰騰從自己的小書包里翻出一塊士力架和一瓶牛奶,“這是我給哥哥準備的禮物,一會我要送給哥哥,讓他考試加油。”

      采訪中,張女士告訴記者,孩子是即墨實驗高中的一名考生,作為家里的長子,基本上孩子的學習不需要監督,“孩子的學習成績不錯,基本上每次考試都位居班級前列,我們對他比較放心。”張女士說,“之前孩子都是住校,一個月前開始走讀,主要是孩子自己的意思,臨近高考,他想回家住,讓自己的心態放開一點。”張女士笑稱自己家是散養政策,來送考也不會過于關注孩子考得怎么樣,“昨天晚上在家除了叮囑他拿好考試材料,并沒有做過多的談論,今天過來也主要是給他加個油打個氣,就算遠遠地對笑一下,對孩子也是種無形的安慰和鼓勵,就足夠了,心態好就沒問題。”

      隨著考試的結束,騰騰的哥哥從一中考場緩緩走出,騰騰見狀,急忙上前為哥哥送上祝福,“哥哥,送給你,為你高考加油,你是最棒的!

      亚洲精品无码鲁网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