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66611"><u id="66611"></u></meter>

    1. <output id="66611"><video id="66611"></video></output>
    2. <output id="66611"><legend id="66611"></legend></output>
    3. 唐山打人事件依法嚴懲有哪些法律依據?

      2022-06-12 11:23 中國婦女報閱讀 (570989) 掃描到手機

      6月10日,河北唐山某燒烤店涉嫌尋釁滋事、暴力毆打他人案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涉案人員將面臨哪些法律懲罰?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專訪了三位專家。

      尋釁滋事罪 or 故意傷害罪?

      北京師范大學刑法學教授王志祥告訴記者,打人者具體罪名的確定有待公安機關后續的偵查情況,特別是傷情鑒定的結果。按照刑法第293條的規定,“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構成尋釁滋事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唐山燒烤店打人案件中,多名施暴者在公共場所使用暴力隨意毆打多名女性,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這屬于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情形,已涉嫌構成尋釁滋事罪。而且,現場視頻經網絡傳播引起社會公憤,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目前,受傷女子的傷情鑒定結果還有待公布。如果構成重傷,可以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刑事責任,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教授阮齊林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毆打他人輕則違法,重則涉嫌犯罪。尋釁滋事罪不以造成輕傷結果為入罪前提。“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就涉嫌尋釁滋事罪。如果是造成輕傷,涉嫌尋釁滋事罪和故意傷害罪,擇一重罪懲處,尋釁滋事罪可以判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較故意傷害罪重。如果構成重傷,同樣涉嫌故意傷害罪和尋釁滋事罪,擇一重罪懲處,構成故意傷害罪。

      一位婦女維權法律專家告訴記者,如果歹徒僅僅是酒后施暴,沒有其他企圖,給被害人造成輕傷以上的傷害結果,就構成了故意傷害罪,司法機關會根據傷害程度、犯罪手段和情節,依法量刑;如果幾人施暴時不計后果,諸如有“往死里打”“打死算”之類話語,表明他們對被害人死亡的結果持積極追求或者放任態度,那可能就構成故意殺人罪,因為四五名壯漢同時圍毆一名女性,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結果,稍有理智的人都明白。

      傷情鑒定結果是確定罪名的重要因素。阮齊林告訴記者,傷情鑒定可以馬上進行。我國的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非常清晰、相當成熟。通常是對當時造成的傷勢,結合后遺癥的情況綜合判定。如果一些傷情當時看不出來,隨著時間推移有后遺癥,造成殘疾,傷情鑒定可以做出修正。

      阮齊林特別強調,司法實踐中傷情鑒定的“輕傷”“重傷”可能和社會公眾的認知存在差別。有的看起來打得特別兇狠,但是經司法傷情鑒定也可能達不到輕傷或重傷。

      是否涉嫌強制猥褻?

      從目前唐山警方披露的案情通報和網絡傳播的打人視頻來看,該事件起因是一男子騷擾一名女性,繼而多名男子圍毆幾名女性。有網友提出,施暴者是否涉嫌強制猥褻?

      上述婦女維權法律專家告訴記者,如果幾名歹徒酒后對女性有不良企圖,出面騷擾女性,或者試圖將女性帶離餐廳實施性侵犯,那所謂的“搭訕”“騷擾”就是實施強奸行為的開始,就可能構成強奸罪(未遂)。因此,具體構成什么犯罪,還要等待警方的偵查結果來定。

      阮齊林認為,從起因上看,施暴者在公共場所調戲婦女,有猥褻的行為,但是如果動作不大,比較輕微,一般不會單獨以強制猥褻罪歸罪。尋釁滋事罪來自于以前的流氓罪,其中的一個罪狀就是“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因為調戲婦女繼而打人,通常包含在尋釁滋事罪里面,作為其原因。關于強奸未遂,目前從監控里看不出有這樣的行為。

      是否涉黑涉惡?

      有網友提出,該事件中多人暴力毆打他人,是否涉黑涉惡?

      上述婦女維權法律專家認為,關于是否涉黑涉惡,要看唐山警方進一步偵查的結果。對黑社會組織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有專門的司法解釋,需要符合黑社會認定標準,例如,有專門的組織,有經濟實力,有官商勾結保護傘,有對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的破壞。關于惡勢力,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對惡勢力有明確的定義,是指經常聚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社會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并且還沒有形成黑社會性質的違法犯罪組織才能認定為惡勢力。通常為3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如果他們確是有組織的犯罪團伙,之前就有犯罪前科,符合法律關于涉黑涉惡犯罪的規定,那就要按照涉黑涉惡團伙對待,從嚴從快處理,嚴懲不貸。

      在阮齊林看來,刑法第294條規定了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有四大特征,即組織性、經濟性、為非作惡、控制性等。如果僅僅是這一次打人事件,較難定性為涉黑涉惡。還需結合后續偵察情況看是否有其他犯罪事實。

      對暴力傷人行為零容忍

      上述婦女維權法律專家認為,九名壯漢在公共場所肆無忌憚地對婦女實施殘忍暴力,令人極為憤慨。他們的行為不僅挑戰法律尊嚴,同時給社會公眾,尤其是婦女造成嚴重不安全感,也抹黑了當地城市形象。在國家不斷強調建設法治社會、保障婦女權益的當下,輿情的沸騰準確傳達出公眾的心聲,就是絕不接受這類獸行重演,期望公安機關有一起就要嚴厲打擊一起,依法嚴懲施暴的歹徒。并希望各地公安機關嚴查社會治安方面的隱患,保一方平安。

      該婦女維權法律專家認為,從視頻看,事件的起因是一男性到就餐女性身邊,用手觸摸女性身體被拒絕后,就開始對女方實施暴力毆打。該男性擅自觸摸女性身體的這一行為屬于典型的在公共場所對婦女的性騷擾。婦女權益保障法正在“大修”,修訂草案二審稿第25條對婦女的性騷擾做出了規定。唐山歹徒的行為就是其中規定的“不適當、不必要的肢體行為”,被害人有權拒絕,有權報警。至于性騷擾不成后,轉化為殘忍暴力,那就要按照后續行為觸犯的罪名依法懲處。法律是剛性的,執法部門要以雷霆手段回擊歹徒的囂張氣焰,恢復社會秩序,撫慰受害人及公眾受傷的心靈,確保此類惡性案件不再重演。

      在阮齊林看來,唐山打人案件中,施暴者隨意毆打女性,欺凌弱勢群體,手段殘忍,必須零容忍。目前,我國刑法對侵犯人身權利的犯罪相較于經濟犯罪,入罪門檻相對較高。治安管理處罰法對隨意毆打他人規定了罰款、拘留等行政處罰措施。司法人員要加強培訓,統一執法標準,對暴力行為零容忍,采取更加嚴厲的態度。用足用好目前法律規定,發現一起打人事件嚴肅處理一次,即使構不成尋釁滋事罪,也要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加以處罰。如果經過多次治安管理處罰仍不悔改,可以作為情節惡劣考量,就涉嫌尋釁滋事罪。

      阮齊林特別強調,需要注意的是,公安機關在處理日常生活中人與人的肢體沖突時,要注意結合社會經驗、生活情景等,評判是非曲直,不能唯結果論,要正確認定正當防衛,不能機械辦案。

      亚洲精品无码鲁网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