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66611"><u id="66611"></u></meter>

    1. <output id="66611"><video id="66611"></video></output>
    2. <output id="66611"><legend id="66611"></legend></output>
    3. 河南回應健康碼“賦紅碼”問題:接大量舉報 已轉省衛健委自查

      2022-06-16 21:24 封面新聞閱讀 (349773) 掃描到手機

      6月13日以來,多家媒體報道了部分河南村鎮銀行儲戶、爛尾樓業主健康碼被“賦紅碼”的情況。

      公眾疑惑,是誰在“調紅”健康碼,什么情況下才能滿足“賦紅碼”條件?6月16日,封面新聞記者致電河南省多個相關職能部門,得到回復為“不知情”或電話無法接通。

      河南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表示,近日接到大量關于健康碼“賦紅碼”的舉報、投訴,已將相關線索轉交河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后文簡稱:“河南省衛健委”)調查。

      儲戶未離開山東卻被“賦紅碼”

      文字提示“異常信息由河南省推送”

      6月16日,山東臨沂的姚先生介紹,他是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的儲戶。2020年以來,他陸續在兩家銀行存入約8萬元,2022年4月中旬以來,出現無法取款情況,他也加入了客戶維權群。

      他告訴封面新聞記者,14日早上,他給孩子學校報備健康碼等信息時,發現自己的山東健康碼變紅,健康碼頁面文字提示“異常信息由河南省推送,來自高風險地區未滿14天,或未檢測到第14天后核酸陰性結果”。

      “頁面上顯示是河南給的(紅碼),但我沒去過河南。”姚先生表示,他近期未離開過山東。

      姚先生提供的6月16日行程卡截圖顯示,他14天內僅達到或途徑山東臨沂一地。

      姚先生的6月16日的行程卡,沒有中高風險地區旅居史

      姚先生稱,6月12日,他所在的村鎮銀行客戶維權群里,部分去鄭州現場維權的人表示掃描了鄭州車站的場所碼后被賦紅碼,他們便將這個鄭州車站場所碼發到了群里,不少沒去現場的人也試著掃了該場所碼,包括姚先生本人,姚先生說“當時掃出來的場所碼是紅的”。

      姚先生表示,據他了解,不少健康碼變紅的儲戶也都掃過這個場所碼,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與媒體報道的健康碼變紅有關聯。

      “我聯系我們當地的12345,他們說沒有權限給我改回來。”姚先生稱,他又聯系了鄭州12345,“也說不知道情況,不能轉碼,讓我聯系社區報備。”

      姚先生的遭遇并非個案。小濤(化名)也是河南兩家村鎮銀行的儲戶,他告訴封面新聞記者,5月他曾去鄭州維權,但6月以來未離開過四川,他的豫康碼也在6月13日變成紅碼,“看到別人說紅了,我看了一下,發現自己也紅碼了。”

      小濤的健康碼被“賦紅碼”

      他也表示,他的天府健康碼、行程卡未出現異常,一直都是綠色,“但支付寶里面的健康碼也提示河南給我標記了高風險”。

      多名儲戶稱已轉綠碼

      “還是會去河南維權”

      姚先生表示,14日中午,大量儲戶被賦紅碼情況在網絡引發關注,隨后他的健康碼自動轉綠,“只紅了一上午,上午10點多左右就變綠了。”小濤也表示,他的豫康碼已自動轉為綠碼。

      姚先生在“河南村鎮銀行”存款截圖

      姚先生表示,目前他仍計劃去河南維權。“我打算等孩子放暑假再去,怕影響孩子上學。”姚先生介紹。

      “紅碼之后在家里待了一上午,就早上出去買菜。這邊小區的人都很通情達理,我給他看行程卡,沒有去過外地,就沒有為難我。”姚先生表示。

      據媒體報道,近期有大量儲戶反映,他們存在河南、安徽多家村鎮銀行的錢取不出來了。其中包括位于河南許昌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駐馬店市的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商丘市的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市的新東方村鎮銀行等。許昌禹州警方也已介入村鎮銀行的相關案件,正全面偵辦。

      多部門電話無法接通或回復“不知情”

      河南省紀委監委:已接到大量舉報

      據《河南日報》6月14日報道,“升級版”的河南健康碼系統已在河南全省上線,該系統是在河南省行政審批和政務信息管理局指導下,由正數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提供專業技術支撐建設而成。

      河南省行政審批和政務信息管理局值班室工作人員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對本次河南健康碼被“賦紅碼”事件并不清楚,該局主要是負責數據的匯聚、儲存和加工,健康碼賦碼的具體政策是怎么定,該局無權決定。

      6月16日下午,封面新聞記者致電該單位的公開電話,試圖了解河南省健康碼的管理、使用規則,但暫未獲接聽。

      6月16日,記者又多次撥打正數網絡的電話,也暫無人接聽。

      封面新聞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多位健康碼被“賦紅碼”的維權人士,在健康碼變紅后,曾接到疫情防控指揮部的電話通知。鄭州市12345政務服務便民熱線的工作人員接受媒體采訪時,居民健康碼處于何種標準的最終決定權,在疫情防控指揮部。

      6月16日,封面新聞記者多次致電河南省政府公開的省級疫情防控指揮部電話和疫情防控監督電話試圖了解情況,但電話未獲接聽。

      河南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向封面新聞記者表示,近日接到大量關于健康碼“非疫情原因賦紅碼”的舉報、投訴,已將相關線索轉交河南省衛健委調查,河南省紀委監委暫未就此事單獨啟動調查。

      封面新聞記者致電河南省衛健委咨詢相關情況,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對于健康碼“賦紅碼”一事的具體情況“暫不了解”。

      亚洲精品无码鲁网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