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66611"><u id="66611"></u></meter>

    1. <output id="66611"><video id="66611"></video></output>
    2. <output id="66611"><legend id="66611"></legend></output>
    3. 記者蹲點丨兩萬畝地三種麥,“好糧”越來越多

      2022-06-19 09:06 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戶端閱讀 (233257) 掃描到手機

      本報記者 賀瑩瑩

      本報通訊員 張大偉 辛凱

      “我宣布,平原縣‘噸半糧’創建核心區的高產攻關田,畝產755.04公斤!”6月9日,在土地魯望萬畝農場麥收現場,農業農村部小麥專家指導組副組長王振林宣讀現場實測結果。

      近5年,平原縣桃園街道22個村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整合2萬畝土地,對接土地魯望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糧食安全聯合體,合作社、家庭農場、土地魯望規模農業服務平臺、糧食企業、科研院所等經營主體都串到產業鏈條上。這2萬畝農田種植的小麥中,分成了普麥、優質麥和育種麥三類,這是為什么?

      三種小麥去向不同

      6月9日上午9時,平原縣小麥開鐮,桃園街道辦事處土地魯望萬畝農場里,聯合收割機、運糧車、鏟車、烘干塔開始了接力作業。剛剛收獲的新麥運往土地魯望規模化服務中心,鏟車舉起翻斗,金黃的麥粒倒入烘干塔進糧口。

      麥收期間,土地魯望發揮規模優勢,低成本對接農機服務,投入大型收割機50臺套,地頭上收割的大多數新麥烘干入庫,麥粒從田間到糧倉不落地,相較于自然晾曬,減損4%。

      “幾乎每年都是從海南收到東北,今年來平原收割都是價值百萬元級別的聯合收割機,漏糧率只有千分之一,每畝地能多收20斤。而且有機器粉碎秸稈后進行球面拋灑,更有利于玉米造墑播種。”農機收獲調度負責人劉達介紹。

      “套用一句話,保證國家的(儲備糧),供足企業的(優質麥),剩下都是科研院所的(良種)。”土地魯望經理張研生笑稱。

      三類小麥分別收割,其中普通小麥品種為濟麥22,訂單種植8000畝,主要銷往糧食收儲單位。優質麥品種為師欒02-1,訂單種植8000多畝,主要銷往中糧集團和益海嘉里等企業用于加工高筋面粉。育種麥品種為魯研128,訂單種植3000畝,主要和科研單位合作用于小麥繁種。

      三種小麥價格成階梯狀,優質麥收購價格較普麥每噸高200至300元,育種麥則比普麥每噸高400元。三類小麥需要分門別類烘干處理,普通小麥用連續式烘干塔烘干,更加高效迅速。優質麥選用循環低溫烘干機組,確保烘干更加均勻充分。育種麥則需要保持自然特性進行晾干。

      三種小麥經土地魯望規模化服務中心處理后達到的標準也不盡相同。“麥收期間最大的工作是糧食整理,按照國家小麥收購標準,水分控制在12.5個點,雜質率低于1%。通過我們烘干處理,水分控制在12.5個點,普麥容重大于790克每升,優質麥容重大于815克每升,達到國家一類糧標準。”張研生介紹,測產2萬畝地平均畝產668.43公斤,將實現單產、總產雙增長。

      優質麥與普麥此消彼長

      種了700畝地的農場主尚洪彬,今年麥收很輕松。“戴上草帽,到地頭一站。我的測產在670公斤,預計實打數還要高一些。”尚洪彬說。

      優質麥與普通小麥有價格差,但種田40年的老把式尚洪彬更喜歡種普通小麥。在他看來,穩產還是更重要。“畝產高于周邊地區平均畝產二三十公斤,保持中上游水平。”尚洪彬不無驕傲。

      在尚洪彬看來,濟麥22莖稈粗硬、抗倒伏,雖然銷售價格稍低,但生產管理期間人工投入少,省心省力。前幾年,他也嘗試過優質麥種植,但當年畝產僅有520公斤,讓他打了退堂鼓。

      相較于老把式,農學碩士出身的土地魯望農業種植經理何石寶更看重優質麥,他認為優質麥產量和效益提升潛力大。“優質麥莖稈細,分蘗多,群體大,易倒伏,容易感染白粉病,但用先進技術可以彌補這些短板。”何石寶介紹。

      針對優質麥特性,何石寶對土地進行深翻,強化作物根系生長。春季麥田管理時控旺,促使莖稈粗壯。提前進行一噴三防,防治白粉病。在何石寶等人的努力下,土地魯望的優質麥產量逐漸與普麥縮小差距,種植面積逐年遞增。“整個土地魯望2萬畝地,2019年是種了2000畝優質麥,今年是8000畝。優質麥訂單供不應求。同樣管理一畝地,優質麥每畝地一般多收入300元,相當于多打了100公斤。”何石寶介紹。

      儲備糧食種植技術

      其他農場主忙著收麥,有碩士學位的農場主董善輝卻拋下700畝小麥,盯靠在了人手緊缺的糧食烘干環節。“700畝地都是育種小麥魯研128,屬于大水大肥品種,粒大,苗旺,成熟度晚,作為育種小麥,不能烘干,需要等待水分自然接近13個點時收割。”董善輝說。

      種子是農業的“芯片”,土地魯望萬畝農場與山東魯研農業良種有限公司對接,引入魯研128祖代品種進行繁育,產出父母代品種返銷魯研公司。“魯研既是我們的上游也是我們的下游,祖代品種繁育對農場規模和種植管理要求較高,經過山東省小麥育種專家綜合考核,我們各項硬件設施均考核達標,自魯研128審定后,我們就成了固定繁種基地。”張研生介紹,“我們祖代麥種繁育量逐年遞增,由最初的1000畝增加至3000畝。還劃出百畝試驗田,對比種植黑小麥、抗鹽堿小麥等試驗品種,為糧食種植做足技術儲備。

      “我們的定位是集中精力做原糧,構建高品質原糧供應鏈。”張研生信心十足。

      亚洲精品无码鲁网午夜